返回列表 发帖
这个时候,福建的柿子都可以吃了,柚子,三块到五块一个很好吃,甘蔗,田里头现割,芭蕉,刚摘的不能吃。
恩,我说的是乡下,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到乡下去,,,,,
年轻是为时短暂的罪过

TOP

勤奋的mindy

TOP

day5
晋江市博物馆—草庵—安平桥—东石寨—古檗山庄—施琅建筑群—深沪湾海底古森林遗址

晋江本就没啥期待,看吧 能走多少算多少
mindy 发表于 2010-9-10 23:12


可以继续泉州,莆田,福州

TOP

这个时候,福建的柿子都可以吃了,柚子,三块到五块一个很好吃,甘蔗,田里头现割,芭蕉,刚摘的不能吃。
恩,我说的是乡下,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到乡下去,,,,,
hellotiki 发表于 2010-9-14 19:43

吾准备好小刀了 美其名曰防身~ 实则为了吃水果哈哈~
想说点什么,嘴笨……
想写点什么,脑钝……
哦,笑笑得了……

TOP

勤奋的mindy
满天星 发表于 2010-9-14 20:59

还好还好 闲来搜罗一下资料权当调节一下 也蛮有趣的 呵呵~

那个啥 我老期待去看那个海底兵马俑哦诺~
想说点什么,嘴笨……
想写点什么,脑钝……
哦,笑笑得了……

TOP

可以继续泉州,莆田,福州
xiaofeim 发表于 2010-9-14 21:08

坚决不做发光体~!
想说点什么,嘴笨……
想写点什么,脑钝……
哦,笑笑得了……

TOP

还好还好 闲来搜罗一下资料权当调节一下 也蛮有趣的 呵呵~

那个啥 我老期待去看那个海底兵马俑哦诺~
mindy 发表于 2010-9-15 13:30


在哪里??我也要看
年轻是为时短暂的罪过

TOP

漳州 火山口呀
准备去那个只花10个钱的地方
想说点什么,嘴笨……
想写点什么,脑钝……
哦,笑笑得了……

TOP

呃,需要预留明信片地址么?

TOP

看见了就贴过来吧 现在不高兴细看了 到时候再说吧

http://www.douban.com/note/30946653/
遇见 沙坡尾2009-04-12 14:08:47



4月4日,虽是清明,阳光却还好得很。天,高、蓝。云,多、散,像淡墨拨上去的样子。傍晚时分,从西村一家扁食店出来,时间尚早,于是就钻进了一条叫下澳仔的小巷子。虽是知道名字,却还是有“不知名小巷”的气质,狭窄,偏寂。路旁有古旧的石头房——青色低矮的铁门,院虽小、两层的小楼却还是精致的。院中植有木瓜,春天,叶子却发黄、凋敝如秋日一般。院中稀稀落落随意地晾晒着几件衣服,满是人气,想也是边吃晚饭边看电视的那种。巷中还有一家简陋的水饺店——住家向外开了扇门,门边挂着小木牌,上书“水饺”二字便是店名了,阳蓬下支了几张低矮的桌子,三两个客人静静地坐在那里等食。走到小巷的尽头,过了下澳仔一号的门牌不远,左转便是另一条叫做大桥头的巷子。拐角有树,印象中有着弯曲粗壮的干,满是葱郁,树后绿色的掩映下是巷口的店,把墙涂做雪青色,粗糙却也充斥着小文艺气息,仔细一看像是在贩卖劣质的鞋子。隔壁是一家旧书店,窄小的门脸,没有人,实在不像店面的样子,望进去很少的书,却会让人想到潮湿的青霉味儿,开店也像是玩票的样子。大桥头的巷子宽了几尺,却还是小,路旁的建筑有白墙、青苔、雨痕和裂痕。行人开始多起来,胖胖的婆婆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胸前放着收音机。学生模样的男孩和欧洲面孔的中年人结伴匆匆走过......路旁是住家,阳台上有人在洗衣服,旁边是坐在婴儿车上的孩子,穿着鹅黄色的衣服,很明亮。前方,抬眼就是大学路了,不明白为什么如此短的巷子却还是规规矩矩的有着自己的名字。其实这疑问很多余,刚出生的婴孩不也是大大方方有着自己的名字么?大学路是热闹的多了。顺着大学路向西,花店、书店、五金、咖啡馆、日杂、面店之类......排列组合多样而宽容,想是来个殡仪之类的店面也不会突兀的,所以“沙坡尾公厕”大大方方写着自己的名字立在路的左边也就不足为奇。(厦门的公厕是要有名字的,自从见识过“顶澳仔公厕”之后便坚信这一点)看到“沙坡尾公厕”便知道不知不觉走到了这个叫“沙坡尾”的地方。前面到了一个三岔路口,左边靠海的一面是“中华儿女美术馆”,名字会让人想到爱心、海峡之类,大却不容易被人记住。美术馆外表坚硬透明现代,却没有让人想要接近的欲望。立在路的尽头,挡住了海,藏身于这样角落,演武桥上定是可以看得清楚。中间的路边有个厂房仓库改建的“艺术工作室”,墙上有蓝色抽象的涂鸦,从门里望进去,挂着同样很是抽象现代的油画,看不懂、也不想懂。地上杂乱的摆放着雕塑样子的东西,很小的窗户,光线暗淡,冰冷。一个年轻男子静静地独自坐在里面。门口拴着一只狗,瞪大了双眼看着我,在我看来,他是这里唯一有生气的东西。工作室隔壁和对面是加工金属的小作坊,空气里满是金属的气味,作坊里传出洗发水广告的声音,门口树下摆着小小的茶盘,两个竹子做的小板凳。树叶的绿是这里唯一的亮色,树后二楼紧闭的两扇小窗让人充满想象,想来拥有一扇开窗见绿的房间是很惬意的,但这种绿窗泡茶的惬意和金属铜臭、颓废文艺放置在一起就像同时吃着糖和芥末。再往前是一个废弃的小厂,荒凉却还是残存着工业的味道。门口的路边停着一辆小货车,墙上有红字写着“禁止停车”。透过传达室的窗子看去,白色的墙面上有大大的红色涂鸦“杀气”二字,让人看到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与厂门相对是一道白色的墙,上面大大的写着“禁止倒垃圾”。前面看去像是没有了路,试探着继续走,不想右面突然出现一片开阔的水域,水上泊着一排旧木船,对面是水边夕阳中的巷背,像极了江南。但空气中海的腥味,水的蓝和那排古旧的船舶提醒我们——这里是通向海的。避风坞,就是这里了。
水岸对面是一座像妈祖庙的老建筑,印象中它的顶上长着草。(后来从网上查了才知道,是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龙王宫)沿着水岸向前,多么希望看到海,不想,却没有了路。只好往回走。路边晾晒着衣物,停着垃圾车,空气中有着垃圾味。周围是不规则的居民建筑,窄的路、拥挤的房,简陋杂乱暗淡。回头见一个路口,上面颇为讽刺地写着“大卫国际摄影”,想要看到海,所以试探着前行。身旁走过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黑色的裤子拖着,回头看我,像是看着一个外来入侵者,眼神复杂、成熟。前方有穿睡衣拖鞋的年轻女子,缱倦慵懒。再向前走拐个弯,有座埋在地下半截的房子,土黄色的墙面,像极了北方的村镇。弯弯曲曲的短巷、怪异,让人走到绝望,只想看天,蓝天、白云、霞光依然,却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转了几个弯之后,路的尽头原来是一个写有武馆字样的大门,问了看门人,确认真的到了尽头,不能再走了只好往回走。
回到三岔路口,向右一个转弯依然是大学路。这是一个有着骑楼、小吃、窄梯和80年代理发店的地方。无意间从骑楼的缝隙中又一次地看到了避风坞,走进去,却真的看到了有出口的海。细看水中泊着的船只,还有人居住——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水上吉普赛”?浪漫而充满想像的名字。夕阳中,看着岸边石板路上坐着的老人,远处通向海的出口,忽然忘记了它的所有不好,只是单纯地希望时光就这样静止、静止......回来后去查“沙坡尾”,惊奇的发现,那个黄昏,我们是真的走进老厦门的历史中去了。有人说:没有历史的城市无论多繁华都是苍白的都市。在这里,最真实的厦门,不只有鼓浪屿、中山路,还有沙坡尾避风坞。 PS:(很遗憾地小声说 突然遇到沙坡尾 发现居然没有带相机 图片均来自网络)沙坡尾避风坞是厦门现存最古老的港口。有人说老厦门把思明南路从演武路到大生里铁路之间靠近海域的地方叫做“厦门港”。沙坡尾避风坞是厦门港最有灵气的地方。曾经这里是一片连成月牙形的金色海滩,有着一个妩媚的名字“玉沙坡”。那座叫“大桥头”的小巷原也是遍布期间的大小浦头的一座。在1960年代,这里还有着热闹鲜活的水上生活。1980年代,孩子们还可以在沙坡尾的海滩上玩耍。 疍民,以船为家的水上居民。千百年来,他们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被称为“海上少数民族”或水上吉普赛人。而位于沙坡尾的厦港避风坞,便是他们在厦门的最后栖身之地。疍民的源头可追溯到秦汉时代,明清是鼎盛时期,其先人系我国东南沿海古代的百越族人。直至明末清初,从事海上捕捞的疍民主要集结于厦港玉沙坡的沙坡头至沙坡尾以及鼓浪屿鹿耳礁至章鱼礁水域。清朝初期,渔民与游民、乞丐、娼妓等被列为下贱的“疍族”,还规定不准渔民在陆地上定居,禁止海陆通婚。于是乎,水上吉普赛人,成为长期漂泊海上之疍民的代名词。解放初期,厦港疍民并未马上告别漂泊不定的水居生活。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初,避风坞周围还保留着许多疍民的破船屋。
想说点什么,嘴笨……
想写点什么,脑钝……
哦,笑笑得了……

TOP

返回列表